欢迎光临水箐那讪网-http://www.9jagist.co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水箐那讪网>原创>“皖派”学风: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

“皖派”学风: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

2019-08-21 09:56:22 | 发布者:水箐那讪网 | 热度:4683 
导读: 具体而言,“皖派”的治学主张在于实事求是,无征不信,“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循序渐进,不务声华。大体由文字训诂而入经史考证,辅以天文历算之法、推步测量之方、宫室衣服之制、鸟兽虫鱼草木之名、音和声限

具体而言,“皖派”的治学主张在于实事求是,无征不信,“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循序渐进,不务声华。大体由文字训诂而入经史考证,辅以天文历算之法、推步测量之方、宫室衣服之制、鸟兽虫鱼草木之名、音和声限古今之殊、山川疆域沿革之由、少广旁要之率、钟实管律之术,堂庑广大,通贯古今,而无不求归至是,符契真源。尤其是在“西学东渐”的冲击下,重视自然科学,博采西法之长,更显示出通经致用、内外兼修的开放特色。可以说,江戴之学的重点就在于实用性质的“小学,测算,典章制度”(凌廷堪语),他们首先是小学家、历算家和礼制学家,其次才是学者和思想家。作为由乡土而起的朴实学者,“存古法以溯其源,秉新制以究其变”,在坚守儒家经史之“体”的同时,又能突破传统,倾心于民众之“用”。而在朝廷崇尚经术、学界重视考据之时,如此之学也正好顺应了朝廷的旨趣和学术的内在需求,“皖派”也因此而异军突起,引领风气。

莫道浮萍风乍起,学林自有金石声。回顾历史,乾嘉学术及“皖派”学者已“树风声于当时,标新学于后世”;检视当下,“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和“拿证据来”的科学性,及“走出疑古时代”及“回到乾嘉去”诸话题,也再次表明“皖派”学风依然深为学界所推重。

“皖派”的名义与镜像

一代之治有一代之学。清代考证学是继先秦诸子学、两汉经学、宋明理学之后,对中国传统学术和思想文化加以整理和总结的集大成之学。汪中曾描摹当时的学术格局云:“古学之兴也,顾氏始开其端。河洛矫诬,至胡氏而绌;中西推步,至梅氏而精;力攻古文者,阎氏也;专言汉儒《易》者,惠氏也;凡此皆千余年不传之绝学,及戴氏出而集其成焉。”此中之“集大成”者,即为乾嘉考据学的代表及“皖派”学术的领袖戴东原。

“国朝经学之盛在新安”

1、报告期经营情况简介

乾嘉学术之光明,“皖派”学者与有功焉。然而,由于某些历史原因,有人言乾嘉学者埋首故纸,皓首穷经,“空慕远古,了无益处”。此语显然有失偏颇,理应视时代背景和个人情志具体而论。在“康乾盛世”的时代,若能精通经史考证之“学”,又能留心明体达用之“术”,当为学者终生的幸运与希冀。“皖派”学者与芸芸士人一样,读书行事皆以学问、人品、政事三者同条共贯,“有一念及其民,则民受一念之福”,以经术饰吏治,体现出修齐治平的儒家气象。职是之故,时人阮元曾言:政事之学必审知利弊之所从生,此与稽古之学异曲而同工,未有不精于稽古而能精于政事者也。

当前,因为荒漠化问题,全球每年大约要失去1200万公顷土地。西班牙前首相何塞·萨帕特罗建议,应当像关注气候变化一样关注荒漠化问题,设立专门的跨政府科学委员会,并且给予荒漠化防治更多的融资支持,“目前,有80%的暴力冲突是在干旱区域发生的,这一事实也急需国际社会的注意,良好的土地管理的影响,对于气侯变化方面的重要性没有得到足够的强调。在森林退化以及农业方面的排放占到了全球排放的25%,森林覆盖可以避免水土流失,帮助我们提供清洁和安全的水资源。如果重建我们的自然资源,便可以保护生物多样性。因此,我们必须像关注气侯变化一样的去关注荒漠化问题以及森林退化问题,国际社会必须在进行融资的过程中考虑到这两部分的项目。”

编|嘉辛

“皖派”的治学特征与学术内涵,梁启超的《清代学术概论》对此多有阐释,且通过与“吴派”的异同对比,来显示其在清代学术史上的卓越地位与深远影响,认为“皖派”是“清学”的真正代表,并非简单意义上的“汉学”可以涵盖。其学术路径与治学领域,绝非拘拘暧暧于琐碎的名物训诂,实乃贯通古今中外之科学,为近代学术规模之全面开拓者。如江永综合西学而作《翼梅》和《推步法解》,戴震作《续天文略》并辑考《算经十书》,程瑶田精心于《九谷考》且撰《通艺录》等,皆可谓近代自然科学的开创者和实证精神的引领人。刘师培《近代汉学变迁论》对此有赞:“江戴之学兴于徽歙,所学长于比勘,博征其材,约守其例,悉以心得为凭。且观其治学之次第,莫不先立科条,使纲举目张,同条共贯,可谓无信不征矣。”

“皖派”名义虽然出于后人的追认,但也确实抽绎出一种特别的学术风尚。这一概念或名词的出现,虽受惠于章太炎和梁启超的昌言而得以确立,但追溯其来源,乾嘉时期就已隐约成型。姚鼐就曾坦言“国朝经学之盛在新安”,段玉裁也称“新安为经学渊薮”,凌廷堪诗云“国朝多通儒,吾郡尤粹深”。扬州学者更是寝馈其中而异口同声,焦循曰:“近世以来,在吴有惠氏之学,在徽有江氏之学、戴氏之学”,且“徽州之学,自江文学永倡其先,戴庶常震、金殿撰榜、程孝廉方正瑶田踵而兴焉”。江藩认为:“至本朝,三惠之学盛于吴中,江永、戴震诸君继起于歙,从此汉学昌明,千载沉霾一朝复旦。”黄承吉曰:“自汉晋以来,经学集成于本朝,而邃学者尤以徽、苏两郡为众盛,即吾扬诸儒亦皆后出。”诸如此类的并世言论,俨然已肇“吴派”、“皖派”和“扬州学派”之说。

律师莫雷利(Benedict Morelli)称:“他们哭着拥抱我,互相拥抱。他们想要觉得这个家族的族长没有白白死去。”

(作者系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这是航空知识科普与国防教育相结合的创新尝试,也是青少年飞行梦想起步的盛会。”陕西省航空学会副秘书长向河告诉记者,此次活动由陕西省科普宣传教育中心、西北工业大学和陕西省航空学会联合举办,通过制作航模,普及航空知识、培养科学精神,激发青少年心中航空飞行的高远志向。

“皖派”学术是乾嘉考据学的核心内容,也是清代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内涵与外延并非指安徽一地之人和一地之学。它是以江永和戴震为代表的汉学群体,以徽州为发祥地,逐步向江浙燕冀之地扩散延伸。随着弟子和私淑的与日俱增,至《四库全书》开馆之时,“皖派”已蔚成规模,由乡野而登庙堂,并由此深刻影响了当时及近代以来的学术风气。

新华社北京10月24日电(记者张泉)扫码乘车、电子车牌、“无感支付”……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让交通出行变得日益便捷。交通运输部总工程师周伟23日在中国智慧交通大会上表示,近年来我国智慧交通蓬勃发展,交通运输发展进入了新一轮的代际更替。

萨尔瓦多云轨将跨海修建。

“舍名分而论是非”

12小时内我市出现对交通有影响的道路结冰,请注意防范。

至1924年,支伟成衣钵章太炎之说,撰成《清代朴学大师列传》一书,即以“皖派”之名,领有“经学”、“小学”、“历算”诸家,凡80余人,以黄生、姚际恒为先导,以江永、戴震为大师,以金榜、洪榜、程瑶田、凌廷堪为主体,以段玉裁、王念孙、“绩溪三胡”、汪莱、俞正燮为中坚,以朱筠、纪昀、阮元为护法。不立“扬州学派”,而以任大椿、焦循、“宝应刘氏”和“仪征刘氏”为“皖派”之赓续,又言“晚近有俞樾、孙诒让、章炳麟丕振坠绪,人才之盛,诚远迈他派矣”,由此而绘成一幅差强人意的“皖派”学者谱系图。

从宋代的朱熹、程大昌,到明代的朱升、程敏政,再至清代的江永、戴震,清晰地显露着徽州地域儒家思想文化发展的脉络。随着时代的发展,程朱理学的“尊德性”弊端日益凸显,本土学人尤为“厌弃主观的冥想,而倾向于客观的考实”,汲汲于朱子的“道问学”一路。换言之,“皖派”朴学事实上就是承继宋儒疑古考实的人文统绪,发掘汉儒训诂名物的考证实学,超越汉宋、陆王之辨,“舍名分而论是非”,倡导“故训明,则古经明;古经明,则贤人圣人之理义明。贤人圣人之理义非他,存乎典章制度者是也”。如戴震《孟子字义疏证》一书即由疏证字义入手,兼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复活了17世纪清初大儒的人文主义统绪,也启导了19世纪的一线曙光”。故梁启超称:“苟无戴震,则清学能否卓然自树立,盖未可知也。”可见“皖派”学者不仅能以实学惠及民众,且能以思想卓越当时,用学术经世之法为时代学术注入丰富的内涵,开辟广阔的研究领域,展现自己在整个“乾嘉学派”乃至清代学术中的耀眼镜像。

发布会围绕“《闪光少女》春季大考”这一主题,不仅所有主创换上校服,以“重返十七岁”的形式再度还原艺考情境,甚至连现场300余名观众都是来自北京各个高校的大学生。

“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

Magic | 吹苑野风桃叶碧 压畦春露菜花黄

目前,西方势力在叙利亚“大势已去”,但他们不甘就此退出,开始各种“搅局”行动,试图从中渔利。

外人不知道的是住在这里的一对母子,还背着巨额欠款。

 我要评论:
Copyright 1998 - 2019 http://www.9jag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5 水箐那讪网 保留所有权利